Prefazione

【阴阳师/萤草】我,萤草,打钱

突如其来的脑洞,想到哪写到哪,后续会有的。

第一章

我是萤草,今天失恋了。

过程挺简单的,大概就是他恰巧路过了我工作的现场。

或者说,事故现场。

立刻心有灵犀回眸对望一切尽在不言中那当然是不可能的,毕竟周围一群咸鱼般的队友正一如既往地嚎着‘草爸爸’。

我一蒲公英把撞过来的小妖怪砸飞,找准时机刷了一波血。

输出使人愉悦。

濒死的队友们继续鬼哭狼嚎。

……

然后我们就分手了,还是浪漫地写信说分手……个鬼!

感觉莫名其妙,我拎着蒲公英找去他常去的人类酒馆。

他正和一群朋友喝酒。

“我想找的是治愈系的对象啊明明她看着那么可爱……”

“分了好分了好,可爱的妖怪可以再找,和这种家伙在一起迟早会被家暴!”

“……有道理。”

“唉我可是连分手都不敢当面提啊还专门请人帮忙写了信!”

“……”

虽然本来是想和他好好聊聊的,但现在总觉得人都这么说了我不家暴一下实在是有点亏。

而且他们怎么能这么说呢,我看上去像一言不合就打人的妖怪吗?

是的,我不像。

我就是。

一脚踹开门,我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中举起了蒲公英。

…………

将一群妖怪按在地上摩擦良久后,我盯着面前地上的前男友,以及周围呈辐射状躺尸的他的朋友们,开始认真反思。

我想我方才还是太冲动了,找个对象不容易,明明还是想再挽回一下的。

我纠结着酝酿道歉的话。

以及是先道歉呢还是先把人扶起来呢。

好像都挺突兀。

要么我先群个治疗?

面前的前男友瑟瑟发抖地抬起头。

我努力扯起嘴角冲他笑了一下。

他又抖抖索索地趴回去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场景十分尴尬。

“……那个,萤,萤草小姐!”他终于鼓起勇气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昵称听习惯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草爸爸!”他闭目大吼。

“……”

我还能怎么办呢,当然是继续打他了。

……

to be continued

评论

热度(11)